校史馆
 本站首页  学校简介  校史沿革  历任领导  历史回眸  校友钩沉  毕业合影  校友风采  今日淮工  史料征集 
校史馆
校友钩沉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校友钩沉>>正文

回望  为了更好地前行

 

/韦自彪

 

关于对淮工的记忆,于流转的时光而言,也许深深浅浅,但于个体的我来说,清晰而明亮。

回忆我的大学,心怀一种忐忑的心情,这种不安不是因为语言或者思想的刻薄,而是没有想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转眼间已毕业将近十年。

行走在大学边缘的人——拿这么一句话,来表述大学那会儿的自己,我想是最确切不过的了。回望我的大学生活,逃课旅行、包夜游戏、打牌泡吧、混学生会、入各社团,但凡校园小说中描述的大学生活,我都曾经尝试着经历过。

也还记得那些年的夏天,在漫天星光的夜晚,喜欢穿着背心撒着拖鞋,约几个同学到诸如凯威校友香园等小餐馆开怀畅饮,灌上一肚子啤酒然后腆着肚皮打着饱嗝在灯火辉煌的校园中横行着回宿舍,走在路上还不忘记多瞄几眼穿行在校园的师姐师妹们。

这就是淮工给予我们的包容,她给了我们这些生性自由的孩子们一片自由的天空,让我们在年少的时候,放纵了自己的轻狂。

当然,年少有年少的轻狂,但轻狂也有轻狂的原则,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对于大学的我们来讲非常重要,不管是过去还是在将来,更多的时候是职业选择我们,而不是我们去选择职业。大学那会,自己已深知作为一名文科生,文字是要说得过去的,于是乎,四年来,一杯茶、一盏灯、一支笔,把一个人定格在了太多的夜晚。这也为一种选择或是一种爱好。

也正因此,在淮工20周年校庆的时候,被老师逮着编辑校庆史料,于是乎有幸在校庆史料中洒下一些汗水,留下了作为淮工学子的名字,在母校留给我很多记忆中我也算是还给了母校一点点记忆。

  

关于现实

 

九月的风吹乱了云台山脉上方的云朵,肆意的阳光浇筑着秋日的淮工,高楼林立,绿树成荫,有的人来了又去,有的人去了又来,整座校园就这么萌动着、喧嚣着、飞扬着……

很多时候,生活累了工作烦了的时候,我会来这里走走,每每迈入校园的那一刻,自己依然会有种回到学生时代的感觉。

教学楼、宿舍楼、篮球场……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漫无目的的来,漫无目的的转,兴致来了也会到操场跑上几圈,那冲刺的酣畅一如从前般倍爽。

当离开校门的时候,心头一切的一切似乎已不再那么重要。

也正因此,我一直认为自己生活在这个城市是幸福的,而这种幸福时常也会遭到“嫉妒”。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好想重回校园走走,重回教室坐坐。”同学或校友之间小聚时,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感慨。当听到诸如此类的话语时,我会坏坏地告诉他们--“这活简单,我常干!”此时,会招来很多“仇恨”的目光。

我想,这便是一种情结。

“没有名牌大学带给自己的荣耀,没有高学历给予自己的辉煌,但我们可以用脚踏实地的步伐去证明自己,并为自己的每一次进步而感到自豪。”正是淮工,正是淮海园里那群辛勤的园丁教会了我们如何正确面对挑战,“我们应该像草籽一样,顶着再大的压力也要向上生长。”

一如醇烈的美酒,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师们那些年的那些教诲变得越来越有味道,而我们对淮工的爱也变得愈加浓烈。

 

关于祝福

 

“在你我相遇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依然有爱情在游荡,在你我相爱的地方依然有人在唱,依然还是年少无知的感伤……”大学时代就这么远去了,回忆着以前装病不去上课,去了还在课堂调皮捣蛋的日子,突然很想再去好好听上几节课,可惜现在机会似乎很少了。

而这种“很想”,似乎倾注在了每位从淮海园走出去的人的心中,以至于有同学自远方来,带他们到校园里打场篮球,到南园炒个小炒,一起去追忆有关青春的故事,成为他们梦想中的最高礼遇。

于母校而立之年,伏于案头回望淮工,无需追忆她最初的模样,衷心的祝福已油然萌生心头,这种祝福有关回味有关激动。

再回首,曾经一起走过的朋友,依然笑得那么灿烂;

再回首,曾经一起经历的故事,依然散发着纯洁的味道;

再回首,心情日记的扉页之上,斥满了对往昔的无限眷恋……

于此回望,以表达对母校深深地祝福;

于此回望,是为了在未来更好地前行。

 

(韦自彪,《苍梧晚报》采访中心主任,淮海工学院文学院〇六届毕业生。)

 

 (责任编辑:徐习军)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淮海工学院